他山之石

您的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诸暨:时隔七十年 烈士终归故土

来源:舟山文明网 责任编辑:邱双燕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6日 11:54

  

  

  “小太公,你终于回来了!”,12月16日上午9点,诸暨市浣东街道汤家店村安山岗的公墓园区内,方刚把装有小太公方学烈士遗骨的盒子小心翼翼放入墓内。

  方家几十位后人在墓前鞠躬致敬。方学的遗孀,95岁的丁非也在现场,她挣扎着从轮椅上起身,蹒跚走到墓前,颤抖的双手摩挲着墓碑上丈夫的照片:“今天亲眼看到他回来了,我这辈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时隔70年,烈士方学终于回到故土。回想这段回家的路,方刚感慨万千,起初因为一则新闻,他找到了方学远在他乡的烈士墓,更让他感动的是,山东临沂的刘氏三代人,因为当初的一句承诺,为方学整整守墓七十载。

  诸暨烈士他乡牺牲家人苦寻70多年 

  今年48岁的方刚,家住诸暨市浣东街道汤家店村。“从小,奶奶跟我讲了不少小太公的热血故事。”方刚说,小太公方益品(方学的原名)是那个时代的进步青年。“九·一八”事变后,方益品与同学们因游行被追捕逃到宁波。1937年,21岁的方益品回到老家诸暨。3个月后的一个雨夜,方益品与3个同伴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出了门,便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家里陆续收到小太公从延安寄回的家书,才知道他去了抗日军政大学读书。”方刚说,书信中家人得知他参加了新四军,并娶了一个名叫於青青的姑娘。但因时代动荡,通信没多久,方益品便和家人断了联系。

  最后一封信,方家人等了很久,一直等到1951年。漫长的等待却换来一纸噩耗,信封里装的是方益品的烈士证。烈士证如今还保留在方刚家中,纸张泛黄边角已被磨损,但仍然能清晰地看到上面的字——“方益品同志1947年元月因劳成疾牺牲”。信封外落款姓名是丁非,方家人猜测可能是方益品的战友。

  除了这一纸烈士证,没有任何信息可以寻得方益品的消息。方刚的奶奶卞小珍是童养媳,比方益品小4岁,同他一起长大,感情深厚。2014年,94岁的她与世长辞。弥留之际,卞小珍嘱咐方刚,叫他一定要找回小太公的遗骨,接他回家。

  “可是我们连小太公葬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找?”方刚一筹莫展。

  宁波遗孀前来寻亲烈士墓锁定山东 

  其实在宁波,有一家人与方家一样,也在寻找方益品。

  2013年的一天,一个叫刘永禄的男人来到汤家店寻亲,说是要找烈士方学的家属。询问一圈后,得知村里只有方益品一个烈士,刘永禄在村委会留下联系方式后悻悻离开。

  “那天我不在家,回家后听说了这件事,觉得很有可能跟小太公有关。”方刚赶紧从村委会要了电话号码,拨通了刘永禄的电话核对细节。“除了人名不一样,参军时间等细节都对上了。”两人在电话中约好,几日后当面核对。

  几天后,刘永禄再次来到诸暨。刚下火车,一旁等候的方刚便迫不及待与他聊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一个叫丁非的人?”方刚想起当初寄烈士证的小太公“战友”,想从中找到线索。“知道……”刘永禄愣了一下回答道,“我丈母娘就叫丁非。”

  原来,方学、丁非,是方益品与他的妻子於青青参军后用的姓名。方益品离家后的故事,开始慢慢拼凑起来。

  95岁的丁非,是方学的遗孀。他们早年在宁波相识,定下终身。1942年,丁非追随方学参加新四军,两人婚后育有一女。时任新四军华中野战军第九纵队司令部作战科科长的方学,因劳成疾得了肺结核。1946年,方学病情加重,离开妻女前往山东临沂部队医院看病。1947年,有人找到丁非,告知她方学因病去世的消息,并带她去了墓地祭扫。

  “方学牺牲后,丈母娘带着我妻子改嫁了。”刘永禄说。30年前,丁非曾告诉过女儿她的身世,但没提起更多往事,将过去的照片与回忆收藏于心。直到前几年,她终于释怀,委托女婿刘永禄去汤家店寻亲,找回方学遗骨。

  近几年,根据丁非老人先后回忆,方刚知道了一些新的线索。“小太公的坟墓就在部队医院附近的小山坡上,墓碑上刻有‘方学’、‘股长’字样。”方刚说,因年代久远,丁非老人提供的线索比较模糊,还错将墓地所在地记成山东临沂莒南县土山村。根据新线索,2013年、2014年,方刚曾先后三次前往山东临沂莒南,寻过多个相似村庄,但都失望而归。

  山东刘氏三代守墓等候烈士后人 

  明知希望渺茫,方刚却一直没有放弃。近两年,每天上网搜索山东烈士新闻,成了方刚雷打不动的习惯。

  今年8月25日,方刚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沂南县后土山村一家三代守烈士墓,希望能将墓地迁往当地烈士陵园,让烈士有个“家”。他像往常一样点开新闻页面,看到相似的地名后不由得心里一动。“新闻图片上有那座墓碑,放大照片后,一眼就看到墓碑上‘方学’、‘股长’字样。”方刚按捺住激动心情,通过当地媒体联系上了守墓人刘长涛。

  刘长涛家在沂南县后土山村,这里曾是新四军野战部队的驻扎地。当年,方学被送往当地野战医院救治后,因医院床位紧张住进了村民刘长涛家中养伤。方学墓地离刘长涛老家只有800米的距离。

  自刘长涛祖母开始,三代人一直坚持为烈士守墓,70年如一日。

  “埋葬烈士时,我父亲还是16岁的少年,现在已是86岁的老人了。”50岁的刘长涛说。

  “烈士牺牲后,他夫人曾经来上过坟。我记得那年冬天,烈士坟前积雪很厚,她一直趴在雪地里哭。”至今,刘长涛的父亲刘乃成想到那一幕,心里依旧泛酸。1948年,方学墓前立碑时,丁非再次来到后土山村。这次,丁非在刘长涛家中住了几天,临走时嘱托刘长涛的祖母,希望她能每年给烈士添土。应下这个承诺后,老人便一直守护着烈士墓。

  从祖母到父亲再到刘长涛自己与哥哥刘长增,三代人每年清明节、春节,都会前去扫墓祭奠。

  “烈士不能孤零零地在那儿,他应该跟战友们在一起。”刘长涛说,他们想把方学墓迁到烈士陵园去,所以才有了方刚看到的那篇新闻。“但现在更好,烈士终于找到家人了。”刘长涛说。8月31日,方刚、刘永禄一行人从诸暨出发,驱车800多公里来到山东临沂后土山村。刘长涛与刘乃成早已在此等候,车门刚打开,他们颤抖地伸出双手紧紧牵着方刚和刘永禄。三家人终聚方学墓前,深深鞠躬,扫墓祭拜。

  从山东回来后的近一个月,方刚一直四处搜寻权威证明方学身份的资料,终于在相关材料中找到了详细记载,“方学,浙江诸暨人,又名方益品。”方刚松了口气。

  在墓前,丁非老太太说,方学生前一直期盼战争胜利的那一天,能一起回家看看。如今,她终于看着他回到故里。

  (诸暨日报记者 倪夏子 通讯员 黄珍珍

返回】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