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您的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金华:救助站费尽周折帮温州精神病人找到家人

来源:舟山文明网 责任编辑:邱双燕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8日 11:57

  

  

  12月27日11时50分许,在金华市第二医院11病区,来自温州的缪先生问一名身穿病号服的50多岁男子:“你还认得我吗?”穿病号服男子抬眼看了看缪先生,一时愣在那儿。“你认不认得我?”缪先生又问,穿病号服男子似乎才反应过来:“是大哥。”听到这句话,缪先生有点激动了,他高兴地拍拍对方的肩:“对了!我是大哥。”当天,缪先生与妹夫一同从温州赶到金华认亲,前一天缪先生从金华市救助站得到消息,他那患有精神病的弟弟缪明生就在金华。

  事情还得从四年前说起。2012年1月24日,在金华市救助管理站联合公安部门、街道(社区)开展的救助街头流浪乞讨人员“暖冬行动”中,金东区公安分局多湖派出所民警接到群众报警,称街头有一流浪汉看上去精神不太正常,担心天冷其在外露宿易出意外。民警当即赶赴现场将这名全身脏兮兮的流浪汉带回派出所问询。但民警费了好大劲却问不出什么,原因是该男子无法正常交流,他只会说几句地方方言,民警根本听不懂,他也听不懂民警讲的普通话。于是民警只好将他送往金华市第二医院。市第二医院接收病人后与市救助站取得了联系,市救助站立即派人到市第二医院了解情况并核实身份。同样,市救助管理站相关人员也听不懂该男子说的话。从此,这名男子就被留在市第二医院住院治疗。

哥哥与弟弟相认交流

  一晃四年过去了。期间,市第二医院精神科救助病区的医护人员除了对他进行治疗、给以亲人般的关怀外,还经常与他拉家常,希望了解到他是哪里人、家里还有什么人等。“我们只听懂他说自己是温州人,我们曾找了几位懂温州话的医护人员与其沟通交流,但他讲的是方言,我们找的人都听不懂。”金华市第二医院精神科救助病区护士长郑圆圆说。

  为尽快帮助缪明生找到家人,市救助管理站曾在《金华日报》等媒体上刊登寻亲信息,但没有结果。12月21日,市救助管理站站长吴建眉与同事带着新棉被、棉衣、牛奶等到市第二医院看望滞留在该院的60多名精神病人时,又想到了为缪明生寻亲的事。吴建眉在医护人员陪同下直接找缪明生聊了起来,这下总算听懂缪明生自称是温州市鹿城区蒲鞋市街道人。

  12月26日,吴建眉让站里工作人员将缪明生的基本信息及本人照片一同发到全国民政系统的寻亲网及合作媒体“今日头条”上发布。当天上午,缪明生的老邻居看到了这条信息,马上告诉缪明生的哥哥缪明权。缪明权看了“今日头条”上刊登的照片,觉得确实很像自己的弟弟缪明生,就将此消息告诉了母亲及其他家人。听说小儿子缪明生找到了,缪明生86岁的老母亲非常激动。

  据缪明生的姐夫姚先生介绍,缪明生从小脑子就有问题,以前也曾经走失过,但家人都在附近乡村找到了他,想不到四年前这次走失后居然会流落到金华。“那天他是上午10时多从家里出门的,像往常一样坐公交车去温州汽车南站。他在家待不住,每天都要到温州汽车南站或西站玩,有时也帮助车站扫扫地等。以往每天他都会在晚上9时前回到家,可那天晚上10时多还不见人影,我们家人找遍了他平时可能去的地方,没有找着,后来我们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之后的半个多月里,我们几乎天天出去寻找,后来凡听到别人有说哪里有看到像缪明生的人,我们就赶过去,但每次都失望而归。再后来,我们也就不抱希望了。”姚先生说。

哥哥在领人确认书上签字

  “昨天,一位邻居跑来对我说,看到‘今日头条’上刊登的一条寻亲信息很像是我弟弟,我一看照片还真有点像,我们就与当地派出所及金华市救助站联系了,今天就来金华,看看是否真的是我弟弟。”缪明权说。

  “你今天终于可以跟家人回家了。来,先把这外面的病号服脱了,里面的新棉衣、棉裤可以直接穿回家。”一名护士一边和颜悦色地对缪明生说,一边帮他脱下病号服。不知护士的话触动了缪明生的哪根神经,他突然流下了眼泪,这一幕惹得护士的眼圏也红了。“四年了,你终于可以回家了,我们都为你高兴。”郑圆圆说。

  “谢谢你们,真辛苦你们了!”临别前,缪明权对金华市第二医院医护人员一再表示感谢。“辛苦点也没什么,看到病人能回家,我们都很高兴。”郑圆圆说。

  据了解,为帮助缪明生及其他流落并滞留金华的70多名精神病人、智障者、老年痴呆者、流浪儿童尽快联系到家人并助其回家,今年以来,市救助管理站借助报纸、电视台、全国救助寻亲网发布相关寻亲信息,并借助DNA数据比对、110协助查询等,竭尽所能为长期滞留在金的“三无流浪人员”提供帮助,至今已为23名“三无流浪人员”成功找到亲人,助其回归家庭。

  (金华市文明办)

返回】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