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文化

您的位置:首页 > 舟山文化

地方志上的孝文化

来源:舟山文明网 责任编辑:邱双燕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25日 10:11

  

  

  孝道是儒家伦理思想的核心。定海历代地方志倡导孝文化,书上载有许多孝子尽孝的故事。地方志因限于体例关系,有关孝子的故事散见于《人物》《选举》《艺文》等各章、节中,往往不易察觉。地方志记载这些孝子的故事,对后人起着启迪和教育的作用。本文选述几则以飨读者。

  日常生活中的孝子故事

  孝子的孝行多体现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所熟知的经学家黄式三便是这样一位大孝子。光绪《定海厅志》说他“事亲以孝闻”,长辈的饮食起居都由他亲自照料安排。他“学无所不窥,并包六艺,斟酌诸儒,不域于门户之见。”他饱读经史,著作等身。《浙江通史》称他的学术著作“皆卓然可传世,”他的学术成就“让古老的汉学在浙江闪烁了最后的光耀”。黄式三学术地位这么高,可是他只是个“贡生”(秀才),为什么呢?《光绪厅志》说:“道光十四年(1834),黄式三赴乡试,母裘氏以暴病卒于家,驰归恸绝,誓不再应试。”黄式三在去宁波赴乡试途中得知母暴病死,他当即回家治丧,悲痛欲绝。他以为当初自己在家照顾母亲,母亲不至于暴病而死,他感到后悔,因此发誓,从此不再离开家门去参加科举考试。不参加科考就没有当官的机会。黄式三为了尽孝,不惜放弃科考,把侍奉长辈看得比追求功名利禄还重要。在他的著作中有这样的话:“礼可以治情,可以淑性,可以定命,”“礼”也包括孝道。他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真正做到身体力行。鉴于他的孝道和学术成就,去世后,他的灵位被供奉在孔庙乡贤祠,春秋两季受地方官民祭祀。

  白泉有个孝子叫刘炳灿,嘉庆年间人。一天,他所在村子发生火灾,延烧到他家楼房。他首先想到的是住在楼上的父亲,急忙跑到楼上,用棉被裹上父亲背着就走。不料这时楼梯被火烧塌,刘炳灿只得背着父亲,循着房檐绕到屋后,费了好大劲翻过院墙,把父亲安置在安全地带。当他返身来救楼下的妻儿时,房倒屋坍,不见人影,已经来不及了!秀山人厉志写过一首赞刘孝子的诗:“丙戌仲春火其屋,夜半登楼抱父哭。负父突出烟焰烈,下屋妻儿救不得。妻儿死,岂不怜?保厥父,在所先。妻儿虽死亦谅我,事在仓卒无两可。呜呼炭山之巅树蒙密,父及妻儿森墓碣。妻儿当日无完肤,乃父千载有全骨。”刘炳灿妻儿惨死,令人痛惜,但“事在仓卒无两可”,其冒死救父的孝行还是值得称道的。白泉炭山有孝子刘炳灿墓。

  与刘炳灿同时代有个叫李巽占的秀才,其孝行也十分感人。李巽占父亲早亡,家贫如洗,靠他当塾师所获的微薄报酬,与母亲艰难度日。因穷吃不起白米饭,常年靠吃番薯等杂粮度日。所幸李巽占当塾师的主人家较富裕,李巽占一日两餐都能吃上白米饭。李巽占不忍心自己吃米饭,而让母亲吃番薯,每当晚饭时,他自己不吃,悄悄把饭包起来带回家给母亲吃。母亲不肯吃,要推给儿子吃,母子俩推来让去,李巽占流着泪求母亲,母亲才答应吃饭,把番薯给李巽占吃。

  浙江巡抚阮元察访到舟山,听说了这件事,很受感动。他拿出银钱给李巽占。这个穷秀才有点傲,以为君子“不食嗟来之食”,谢绝了阮元的舍施。阮元说,“你不是孝敬你母亲吗?你拿了这钱去给你母亲买一件她最想要的东西,让她高兴高兴不是很好吗。”李巽占这才收下钱,到市上去买了件珍贵的礼品送给母亲,果然博得了母亲的欢心。阮元把这件事告诉了当时著名的文学家焦循,焦循写了首赞美孝子李巽占的诗,题为《番薯吟》:

  母食米,儿食薯,母心不豫。

  母食薯,儿食米,儿能不泣涕?

  海水汹汹浪拍天,

  中有斯人行独贤。

  使君与金谢不受,

  无名得此身之咎。

  使君曰,汝勿却,

  姑买市中珍,归为贤母乐。

  李生叩首纳金去,

  两眼纷纷泪如雨。

  清代推行征辟为官的制度。就是对既有一定文化知识,品德又高尚的人,地方官可以向朝廷推荐,经吏部审核通过后封官。不久,阮元就把李巽占推荐了上去,李巽占被封了个“浙江督学”的官。虽然品位不高,俸禄有限,但让他娘儿俩吃上白米饭是没有问题了。李巽占墓建在东门外孝顺山嘴头。

  战乱中的孝子故事

  舟山历史上多灾多难,战乱不止,当灾难来临时,更显得孝子的孝行难能可贵。

  明代嘉靖年间,倭寇犯境,在东南沿海烧杀、抢掠,岛上百姓纷纷逃难。定海西门外有个叫金子深的青年,身材魁伟,力气很大,他觉得家住在山坑里不安全,便带着母亲想迁居到城里。他手拿一杆梭镖当防身武器,护着母亲走到南墠桥头,碰巧遇上一伙倭寇。那倭寇见到女人就动了色心,“哇啦哇啦”叫着要抓人。尽管敌众我寡,金子深只有一个念想,即使豁出命来,也要保证母亲安全。志书上说:“子深挺枪以待,声振山林,贼委去。”金子深举着梭镖,屹立桥头,大喝一声“狗强盗,你敢过来老子就捅死你!”他嗓门特别大,话音在山谷间回荡,连山上的林木都震动起来。他那威武不屈敢于拼命的样子把倭寇吓倒了,灰溜溜地退去,金子深和他母亲终保无恙。金子深以命相搏保护母亲的孝行在民间传为佳话。

  有个姓郑的孩子,倭寇杀死他父亲的时候才七八岁。他看到父亲被杀,伏在父亲尸体上大哭不止。倭寇原想留他一命,不想那个孩子怒视着倭寇,伏在父亲身上不肯起来。倭寇举起刀来索性将那孩子也杀了。事后,家族里的人来替他父子俩收尸,发现那孩子身首异处,可是双手还紧紧抱着他父亲,怎么扳也扳不开。人们都说这孩子对父亲孝顺至深,死也不肯分开。因为他姓郑,排行十三,就叫他郑十三孝子。当年的昌国县知县宋继祖专门为他写了祭文致祭。

  明末清初,舟山一度成为明末遗臣反清复明的基地。清顺治八年(1651),清兵终于攻占了定海城,于是对定海人民进行疯狂的报复,即所谓“屠城”,见人就杀。据史书记载,当时被杀的有18000余人,尸体堆积如山,后来火化后合葬于龙峰山麓同归域。

  定海城里的刘贞升一家也在被杀之列。当时刘家只逃出两个人:一个是贞升的母亲,她娘家在宁波,当时她正好回了娘家才逃过一劫;还有一个就是刘贞升,因为他年幼,他父亲要为刘家留下一线血脉,把他藏了起来,未被清兵发现,才免于一死。其余人全死在清兵刀下。这事发生在顺治八年辛卯之役。五年之后的顺治十三年(1656),清朝廷实行“海禁”,强迫舟山岛民悉数迁往内地,岛上房屋、船只全部烧毁,不准片板入海。浙江提督田雄亲自带兵来到舟山驱迁岛民。这时,刘贞升已长成英俊少年,聪敏伶俐,人才出众。田雄见了十分喜爱,就带上刘贞升,当了他的勤务兵。

  刘贞升跟着田雄住在宁波衙署,每天受田雄差遣。刘贞升想,清兵杀了我全家,是我的仇人,我怎么能在仇人手下做事!一天,他趁人不注意逃出了提督衙署。在宁波,他人生地不熟,不知往哪里走好。为了安全起见,他想还是往山岙里走好,于是一直朝山区走去。天黑了下来,他走得又饥又渴又累,想找个地方歇脚,正好发现前面山脚下有一座寺院,他上前去敲门,发现门楣上写有“普光”二字,原来是一座普光寺。来开门的是一个老妪,面貌十分慈祥。她把刘贞升迎进门去,倒水、拿点心给刘贞升吃。她问刘贞升从哪里来?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因何流落到此?刘贞升一一作了回答。那个老妪听后便大哭起来。原来那老妪正是刘贞升的母亲。当年她在娘家听说清兵屠城,家人遭难,她觉得前途无望,便投身佛门,在普光寺落发为尼。想不到无意间与儿子相逢,不由悲喜交集,母子俩抱头痛哭。刘贞升说:“娘呀,儿子不孝,让你受苦。今日苍天有眼,让我母子团聚,我还是陪着娘回老家去吧。”老妪说:“舟山正遭封禁,老家回不去了。今日见到我儿,我心已满足,别无牵挂。我儿还年轻,只管自己去讨生活吧,不用管我了。”刘贞升忙说:“不不,我怎能忍心离娘而去!娘不走,我就陪娘在这里。”就这样,刘贞升在寺后租了间房子,开了家小店,做些小生意赡养母亲。一天,有个福建商人经商来宁波,看到贞升孝顺母亲,非常感动。福建商人膝下无子,他回福建时,把宁波的财货委托贞升经营,同时在生意上帮贞升赚了不少钱,让贞升母子过上了优裕的生活。后来福建商人病故,刘贞升把他的财产一分不少地转交给他福建的家属。这个故事看起来很有点戏剧性。

  定海版的《杨三姐告状》

  电视剧《杨三姐告状》讲的是少女杨三姐为了替她屈死的姐姐伸冤,她冲破重重阻力坚持告状,在她百折不挠的努力下,终于打赢了官司,沉冤得雪。乾隆年间定海有个姓夏的少女,为了替她父亲伸冤,跟杨三姐一样坚持告状,不过最后没有打赢官司,而她自己客死外地。人们有感于她的孝心,称她为夏孝女。定海进士陈庆槐根据她的事迹,写了一首以《夏孝女》为题的诗:

  南山下,夏氏女,年十八,以孝首。

  父礼和,老无子,与人讼,事涉赌。

  词多诬,县官怒。官如狼,吏如虎。

  索千缗,父不与;与五百,吏不许。

  死于吏,死于官,死于卤。

  女哭之,摧肺腑。

  女有母,有庶母,有从兄,兄也鲁。

  父尸寒,父尸腐,官来验,吏作忤。

  来来来,视妾父。

  父何辜,妾何怙?

  婿范生,来焚楮。

  女伏苫,泪如雨,不报仇,忍归汝。

  身未入,范家户;足未踏,范家土。

  生死别,此一举。

  朝出门,暮击鼓,讼诸道,讼诸府。

  讼弗克,诉巡抚;抚饬道,道饬府。

  讼弗克,女发竖,妾入都,控刑部。

  母曰嘻,天与祖,父何辜,妾何怙?

  是月也,天大暑。

  女往返,都城七,省城五。

  至是病,力犹努,重装束,具舟舻。

  日风餐,夜露处。次西兴,病不愈。

  赍志殁,于逆旅。

  殁之夕,目瞪视,口血吐。

  于嗟乎!

  女谁伍?西兴潮,南山石,共千古!

  夏孝女的父亲夏礼和遭人诬陷,县官判他偿还赌债千缗。一千文铜钱为一缗,千缗就是一百万文铜钱,这在二文铜钱可买一斤菜、五十文铜钱买一斤肉的当时,不啻是个天文数字。夏礼和想尽办法只能拿出五百缗,而官府一定要逼他偿还千缗,夏礼和无法可想,喝盐卤自杀。夏孝女决心为父伸冤。她有个姓范的未婚夫,当那个未婚夫“来焚楮”的时候,(焚楮就是烧纸钱),夏孝女便伏在父亲灵柩前的草垫上哭着对他说,我要出去告状替父报仇,这一去生死难卜,我向你告别。

  夏孝女离家到郡城,告状告到知府衙门,告到道台衙门,又往省城告到抚台衙门,结果各大衙门之间推来推去,始终不予受理。夏孝女告状一直告到京都刑部大堂,还是没有结果。夏孝女只会感叹:“父何辜?妾何怙?”父亲无辜遭害,而自己是个弱女子,无权无势,无所依靠。家里的母亲只会说,女儿你太苦了;庶母(夏礼和的妾)一言不发;从兄(夏礼和收养的义子)性格粗鲁、不通情理,按今天的医学术语说是个智障人。只有夏孝女孤身一人为父伸冤而奔走。时当酷暑,夏孝女心力交瘁,累倒在回程途中。她在西兴驿站(在今萧山市西北近海处)一病不起。心狠手辣的仇家买通西兴驿站的驿官,用毒药将夏孝女毒死。她死时“目瞪视,口血吐”,是毒药发作的症状。陈庆槐诗中用“西兴潮、南山石、共千古”作结,赞扬夏孝女不屈不挠为父报仇的孝道精神像西兴潮、南山石一样可以留传千古。志书上说,定海县西十六里西皋岭范家岙有夏孝女墓。

  (今日定海 李世庭)

返回】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