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文化

您的位置:首页 > 舟山文化

舟山渔民画:我的色彩 我的梦

来源:舟山文明网 责任编辑:邱双燕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9日 09:27

  

  

  碧蓝的东海里,一座峭壁长满淡菜,巨大的海鱼把渔民紧压在岩壁上,渔夫翻身《拼搏》;

  金色的阳光,染黄了海面,《东极岛》上,石屋在海风中跳舞,构成网状,网尽鱼虾;

  红色的花轿,帐幔轻柔,《乌贼夫妻》坐在里面,成双结对……

  这一幅幅神秘抽象、色彩艳丽的画卷,就是舟山的渔民画。

  踏浪而来,蘸海作画。海岛上的人们,面对喜怒无常的大海,爱与惧交织着,他们笔下有古老的民间传说,有惊险的风暴抗争,有收获的欢欣鼓舞,有汹涌澎湃的蓝,有明媚灿烂的黄,有热烈奔放的红,浸透了海味。

  这些被喻为“东方毕加索”的画作,走进了美术馆,挂在了收藏室,甚至变成丝巾飘在肩头,变成衣服穿在身上,变成包包随身携带。舟山渔民画,正如它的色彩,变幻出无限可能。

  蓝——因海之名

 《乌贼夫妻》渔民画 图片来源:中国国家地理网 

  “海是蓝的。几乎所有的渔民画都有蓝色,这是大海留下的印记。”嵊泗县第一批渔民画家卢秀绒说。

  她那幅著名的《乌贼夫妻》,绘在了“东海渔村”田岙村的显眼位置。看到这幅画,你一定会笑起来。因为鱼“晾”在屋顶、“挂”在树上,画上的乌贼成双成对,像一副精巧鞋垫。

  “其实我什么绘画功底都没有。”卢秀绒仍然清楚记得,1987年3月,17岁的她路过县文化馆,被一张招生广告深深吸引:招收渔民画创作者,要求无美术基础。这张怪怪的广告,把卢秀绒和其他几位渔家姑娘吸引进了渔民画创作室。卢秀绒只懂得织网、拾贝、赶海,从未摸过调色板。对着眼前铺满的白纸,她差点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绘画创作,这静思苦想的活,与整日和大海打交道的渔民,似乎难以联系。然而,几个月后,她和姑娘们完成了这项“不可能的任务”。

  1987年,100多幅嵊泗渔民画在上海美术馆展出。其中就有卢秀绒的多幅作品。当时亲临现场的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现代美术馆馆长马尔旦认为,那是他此次中国之行所见到的最满意的作品;一个美国人一次性购买了15幅嵊泗渔民画,并要求长期签订包销合同。

  不久后,中国美术馆也破例为县级文化馆主办的“嵊泗渔民画展”打开大门。

  嵊泗渔民画一炮走红。在一篇《嵊泗渔民画的设想和实践》的文章中,这样写道:“(他们的作品)恍惚间似乎有一股力量从作品上呼啸而出,像巴格达窃贼在海滩上捡到的葫芦瓶释放出的魔气,神奇地,无可抗拒地把你摄到那遥远的、古老孤独的外公家的船篷里,并让你痛饮一坛老酒,饱餐一顿鱼羹。”

  如今,田岙村里,彩画铺满白墙,瞬间就把人带进了海的世界:渔船上,渔夫使劲拉网,活蹦乱窜的鱼儿,把渔网压得沉甸甸;码头边,渔嫂打着赤脚,挽起袖子忙着拣鱼货;沙滩上,渔家姑娘织渔网,丝线长长,牵系着远洋搏浪的亲人……

  “有人说这样画画是异想天开。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热热闹闹、富有想象力的生命。”卢秀绒创作渔民画不拘泥于格式。她画捕鱼,捕鱼人的双眼和鱼眼一样明亮;画大鱼,鱼嘴比家里的大门还宽;画海岛石屋,变形的房屋在海风中劲舞,就像一张五彩大网,将各色鱼虾尽收其中……

  卢秀绒的作品上了报纸,入选了当地的初中美术课本。她被人们称为“艺术家”,看过她的画,总能听到“达利”、“毕加索”等字眼。今年,她有了自己的渔民画工作室,“画上一辈子,再教一辈子画”。

  黄——因画而富

南洞艺谷壁画 图片来源:浙江日报

  “墙上画的是阿拉的生活,富而美。”在定海区新建社区搞农家乐的向桂珍,形容她的生活,就像画里的当空烈日,是蒸蒸日上的黄。

  徜徉在村间小路,两边的农房墙上绘满了彩画。这里,有“红梅喜鹊报春晖”,一只硕大的喜鹊在红梅花丛中回首远眺,神态惟妙惟肖,好似就要越墙而出;有穆桂英挂帅图,只见一女子头戴凤冠,体挂红棉百花袍,英姿飒爽且不失女性柔美之风;还有卡通画《猫和老鼠》,张牙舞爪的汤姆和机智聪明的杰瑞在墙上展开追逐……

  “壁画村”红得发紫,游客如织。“2009年,一群大学生来村里了,在墙上留下了这些画。没想到,这几年来看画人多了,光接待这些人,我们村里好多人一年收入都有10多万元。”向桂珍说,社区曾经接待艺术学院大学生数千人,这些师生不仅在村里吃住消费,更带旺了人气。

  村里有画,村民心里也有幅画。“这是我画的。”在自家的农家乐餐馆里,向桂珍指着墙上装裱精致,高高挂起的画作,时不时向游客介绍着。向桂珍面孔略黑,双手粗糙,从游客惊讶的表情,能看得出这反差有多大。

  “村里有个张老师,教我画的。”向桂珍提到的“张老师”,就是张高俊。2012年,在社区等多方努力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知名画家张高俊被请到村里,不仅在此办起村级美术馆,还开设绘画培训班。一群从没抓过画笔的农民成了他的弟子。

  对这些零基础的学生,张高俊耐心地讲解绘画的历史、技巧,教授绘画的基础课程。培训班已经开了5期,已有50多个村民参加过他的培训,其中年龄最大的学员是80多岁的周德英,经过10天的学习创作,绘制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幅画——《春耕图》。

  这个“画村”的发展前景,正如画卷,层层铺开。“白墙是‘画布’,我们的村子又何尝不是。”新建社区党支部书记余金红,谋划了一幅特别的新农村建设画作。那些看似随意涂鸦的渔民画,在余金红看来,孕育着一个产业和“画村”的未来,“我们社区正在申报‘浙江省文化创意小镇’,将来研发渔民画的创意产品,作为画村文化游的一大卖点。”

  对于“画村”的画,张高俊还有更多想法:要想吸引更多“回头客”,村里画的气息应该更浓郁些,多打造些供学生采风的元素;“壁画村”既然名声在外,就要用好它,不仅壁画要经常更新,还应该将渔农村文化融入其中,可在壁画上再现传统渔业捕捞过程。

  一个《舟山南洞艺谷壁画村设计方案》已经出炉。根据方案,南洞艺谷将在35幢民房3000平方米墙面打造100多幅墙体壁画。张高俊翻开设计方案书,里面有表现舟山锣鼓的热闹场面,有表现渔民撒网的捕鱼盛况,也有表现编竹筐、打铁等手艺的画面:“这既是给大人们的一个重温旧日时光的机会,也给下一代以及游客们一个了解舟山传统文化、了解父辈当年生活状态的机会。”

  红——因势而兴

渔民画《拾贝》 图片来源:浙江日报

  “渔民画用色大胆。你看,《斗鲨》中的大海,《乌贼夫妻》中的天空都是红色的。就像舟山渔民画产业的未来,红红火火。”舟山市文化馆副馆长徐峰说。

  舟山市文化馆渔民画艺术展示中心大厅里,一幅幅舟山渔民画,鲜艳夺目。这边,孤帆远影,驶向深蓝;那边,锣鼓阵阵,渔歌唱晚;船板上,鱼满箩筐,喜悦弥漫;海岸边,渔嫂翘首企盼……这些画,描述的是海洋文化史,渔岛发展史,渔民生存史。

  “这幅《拾贝》,在首届全国工人农民画展得过奖,那幅《城头上挂下的长发》,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说起渔民画,徐峰如数家珍。其实,舟山渔民画还很年轻,刚刚发展30多年,已有1000余件作品入选国家级和省级展览,200多件作品在全国和省里获奖。在这个“现代民间绘画画乡”,去澳大利亚、德国和法国等国办个展览,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舟山的渔民画,还有超越海以外的梦想和追求。在《舟山市文化产业三年推进计划(2014—2016)》里,第一条,就是打造统一品牌,力推“舟山渔民画”品牌,形成特色文化品牌效应。舟山市成立了渔民画产业协会,也出台了《关于促进舟山渔民画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

  一条条举措,让舟山市艺术品衍生研发中心的负责人徐君充满信心:“一张渔民画,可以成为丝巾、包包,可以成为你能想到的任何东西。有梦想,就有无限可能。”刚刚结束的第11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她带去的渔民画包包,一售而空,并且收到了多家单位的定制合作意向。

  渔民画已逐渐形成了一个富有海洋特色的文化产业。定海的繁华地段,不少渔民画创作室已经入驻;普陀的渔民画发展中心,画家自由作画,市民免费看画;嵊泗的渔民画体验馆,让“零基础”的人也过一把“画家瘾”;岱山的渔民画旅游工艺品开发,让游客把大海带回家。

  (浙江日报)

返回】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