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文化

您的位置:首页 > 舟山文化

让沉睡的古文化“活”起来

来源:舟山文明网 责任编辑:邱双燕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9日 17:40

  

  

  定海不但有着美不胜收的景色,还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从历史长廊里走出来的古宅、古桥、古井等已成为了定海山系列文化里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弥足珍贵的文化瑰宝。

  去年以来,定海区围绕花园式国际人文港城建设目标,以城中村(旧城)改造、特色街区建设、古城核心区活化利用等为重点,全面打好城市改造建设“组合拳”,着力完善城市服务功能,塑造城市形象新亮点。如何利用古宅、古桥、古井等做好定海古文化文章,为定海花园式国际人文港城建设添色,已成为考验城市管理者和建设者的一道课题。

  【守护古文化】

  定海下定决心

 

  据记载,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定海始设翁山县。县址建于镇鳌山下,城建墙周广五里。宋熙宁六年(1073)置昌国县后,城墙增至九里。明永乐十五年(1417),都指挥谷祥加修城墙周围七里,西北跨镇鳌山,东抱霞山,昌国城墙至此一圈。在历史的长河中,定海走出了如朱葆山、刘鸿生、董浩云等众多名人,也留下了许多古宅、古井、古桥等古迹。其中以古宅为例,定海民居在屋脊的建造上显得特别厚重,以适应海岛多台风的气候特点,与江南民居的片瓦脊形式颇为不同,定海民居在建筑装饰上大多具有外敛内丽的特点,特别外墙不多饰色,地脚多用条石垒筑,体现了海岛居民的习气、品行。此外,定海的建筑带有一定的佛学气息,在古宅的门窗、屋脊等装饰物往往能发现许多带有佛教纹样的图案。由于过去许多居民的祖先来自浙东地区,给定海区带来了浙东文化与风俗习惯,在民居建筑中,装饰风格、建筑工艺等呈现出别具一格的风格兼容性。这些古宅体现着城市独特的思维方式和文化价值,是城市生命历程的根基。他们背后大量的史实和文献,都承载着丰富的历史、社会和文化信息,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

  位于留芳路的留方井曾见证了定海军民英勇抗英的事迹。清道光二十年(1840),英国殖民者发动了第一次鸦片战争。当年农历六月,英国侵略军3000余人攻陷定海。定海知县姚怀祥满怀悲愤投龙峰山下梵宫池殉国,典史全福誓死不降,悬梁自尽,时任军营书记官的李昌达,投方河自尽殉节,次日其妻房氏也投方河随殉。为纪念李昌达夫妇及战火中殉难的定海军民,清同治七年(1868年)邑人谷兰亭将原方河改建成三个口的水井,并在原方河水池西端旁竖了一块镌有“义士李先生殉难处”的石碑。自古定海城内有四派之水,通流逶迤,地下水也就丰富,为水井提供了最直接的资源。伴水而生,因水而灵,古井是定海的一大特色,曾是滋养这座城市的“乳汁”。据旧志记载,建国路、留方路、东大街、西大街、中大街、柴水弄、东管庙弄、城隍庙弄等老街区,一口口古井或立足于小街小巷,或默守在深巷老屋一隅,或隐身于门庭院落,虽历经岁月变迁、风雨沧桑,但依然滋润着人们的生活。目前,留方井、两眼井等41口古井被列入定海山系列文化。

  在干览镇南洞艺谷景区内有一座古桥,叫做桃源桥,相传是由晋朝大文豪陶渊明所命名,在公元408年左右,陶渊明来到舟山南洞陶家洋隐居下来,并在南洞溪上修造了一座石桥,东晋时期军阀混战严重,陶渊明一直向往“世外桃源”的生活,而当时舟山并无战乱干扰,正犹如“世外桃源”,这“桃源桥”的名字也就因此而来。据元大德《昌国州图志》称,明天启年间(1621—1627)定海有桥65座,其中28座桥有记载,其他只有名。目前,孝娘桥、昌国桥等25座古桥被列入定海山系列文化,主要分布在盐仓、双桥、小沙街道等地。

  为更好地保护定海古文化,2016年定海区成立区文物保护所,全面接手区内的文物保护工作。对相关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了系统排查,按照“保护为主,合理利用”的原则,罗列注明应当保护的文保点和文保单位,定海区先后有50余处文物古迹被列为省市区文物保护单位和文物保护点,有近50处历史建筑被列为舟山市第一批历史建筑。此外,通过整合历史文化资源,定海区还开辟了鸦片战争遗址公园,对部分街巷、文保单位和历史建筑进行了抢救性保护,并取得一定的成效。去年,定海区与浙江匀碧文物古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古建筑保护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统筹推进对文保建筑、文保点及历史建筑进行保护与利用工作。与此同时,定海区对一些有保护价值的老宅进行回收保护并着手修缮工作。

  【面临人财物窘境】

  守护之路困难重重

  “前些日子,定海区在对一古宅进行修缮时,表面上看起来完好的古宅,打开一看,房屋的横梁都已被蛀空。”浙江海洋大学客座教授王和平把古建筑比喻成老人,随着年龄的增大,各种毛病层出不穷,这就需要保护者好好“照顾”。的确,古宅、古桥、古井等如果长期闲置,本就年代久远的他们更容易失修老损。记者从区文物保护所了解到,这种闲置失修的现象在定海区农村最为常见,尤以古宅闲置的现象最为典型。古宅大多数属于当地居民的祖宅,产权拥有者往往都是年逾古稀的老年人,有些甚至已经去世,而其继承人是谁难以弄清楚,有些产权人还健在却已经迁居到了外地,古宅被闲置多年,无人看管,门窗紧闭,空气不通,年深日久,就算发生了结构侵蚀,也无法被及时发现。

  在城区,古宅由于基础设施比较落后,租金便宜,大多被出租给新居民或暂时找不到住处又收入较低的本地居民,租住人保护意识普遍不高,有些租住人甚至会在屋内拉设电线,改造成厨房、浴室等等,这样一来,将原本古色古香的老宅变得不伦不类,而老宅如果出现了损毁,租住人并无保护修缮的意识,或有些租住人虽然修缮,但也只是粗浅的查漏补缺,没有考虑到这种修缮实际上对于古文化的保存流传而言是更为严重的破坏。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定海古井多而分散,其中被列为文保单位或文保点的数量很少。由于下水管网建设以及早期发展中的餐饮业、工业生产中对于污水的管控不到位,造成现在地下水水质降低,大部分古井失去作用,东大街方井等已逐渐被人们遗忘,仅仅只有两眼井、留方井等被登记为文保单位的古井保存完好,仍在被附近居民使用,但水质也仅仅只能用于洗衣等。古桥的保护同样不容乐观,在定海城区内南珍桥、孝娘桥、昌国桥均为年代久远的古桥,但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如今南珍桥已被改头换面,除了“南珍桥”三个大字外,桥身上几乎找不到古桥韵味。“古桥和古井保护比古宅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城市建设者告诉记者,他们在一些项目中也曾碰到过古桥、古井,当它们与规划相冲突,且无法“绕行”时,他们会采用迁移古井井口、井盖的方式留存古井,古桥为了行人和车辆的安全,大多会用现代化建筑材料覆盖其桥面和桥墩,最多保留桥栏的古味。

  “街道、社区等都在向市民强调保护古文化,但真的破坏了又如何处理?这些都是问题。”区文物保护所工作人员说,国家对文物建筑的保护和修缮是按级别立项申报经费,但国家只提供部分经费,大部分保护资金得由地方政府承担。以蓝理故居修缮为例,保守预算近百万元,国家下拨的文物保护经费有限,对这些数量众多的古宅来说,可谓是杯水车薪。另一方面,大部分古桥、古宅、古井的建设工艺已经失传,修缮所需的材料也基本已被现代建材淘汰,若以现代技术进行修缮,难以保证完全保存其古韵。

  此外,某位从事旅游行业多年的专家表示,定海区对古文化的挖掘工作尚属初步阶段,除了对柳永、三毛文化挖得比较深外,如“两黄文化”等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古文化系列未能得到深入挖掘和有效利用,定海的城市风貌没有很好地体现定海的历史文化韵味,加上定海山系列文化中的各个点比较小又分散,很难整体开发,要吸引游客有难度。

  【探索古文化未来】

  活化与利用结合

  定海花园式国际人文港城建设中,深入挖掘城市底蕴是其中一大内容,古文化便是城市底蕴的重要组成部分。

  “思想决定行动,古文化保护应该以舆论为先导,开展主题大讨论,举办大规模、多层次的系列论坛消除消极保护、消极改造的思想顾虑,形成积极保护、积极改造的舆论氛围。”王和平建议政府应该对文保单位、文保点和历史建筑进行重新排摸,对该保护修缮的古宅、古井、古桥等进行登记,并做好修缮保护预案。此外,在古井、古桥等周围用碑文详细记载其历史,并向公众开放御书楼等,进而保护历史文脉,提升城市品位。

  位于昌国街道西大街上的蓝理故居于日前开展修缮评估会,区旅游局、区文体局和定海古建筑研究专家对蓝理故居的历史、建筑现状、改造细节等各方面工作进行深入讨论。蓝理故居是一座典型的清代建筑,坐西北朝东南,现由前屋、正屋、后屋、东西厢房等组成独立院落,占地面积约1208平方米,建筑面积约960平方米,2001年6月被公布为市级文保点。该建筑共有五道门槛,第五道门槛是石头牌坊,叫“台门”,上雕有花鸟图案,正中刻有“迎祥”两字,背刻“居之安”。过了台门就是石板铺就的天井,左边配有厢房,正堂设有供香台,高挂蓝理画像,两边有图文介绍定海总兵蓝理的生平和功绩。

  “我赞同蓝理故居的保护方法,因为资金有限,人力有限,所以在这个阶段,定海山系列文化保护依旧以保持原状及修缮为主。”市文物保护专家库专家、舟山群岛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副教授翁源昌说,针对目前很多古宅仍然有人居住,一次性搬迁腾空是不现实的,政府可以考虑探索居民预约式搬迁和修缮模式,比如设立房屋腾迁修缮基金,每年限定一定户数,鼓励居民自主搬迁,对这些建筑进行修缮保护,对保护利用价值高的传统民居按照居住功能进行修缮利用,也可进行市场化运作。针对本地古文化修缮相关技艺流失,可以请外地专业修缮团队,但要建立完善的监理体系,以保证修缮中古宅、古桥、古井不受损。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苏州、丽江、杭州等地都通过活化利用古文化,走出了一条保护与旅游相结合的路子。活化利用就是在深入挖掘历史、文化内涵的基础上,适当保留或修缮具有重大历史意义、文化意义的建筑,并适当引入现代商业、旅游等元素,形成历史与现实相融、传统与现代相辉映的生活体。活化利用改变了以往单一改造,局部改造的弊端,能够在改造中让人们继续“留住乡愁”。王和平向记者表示,对于那些历史渊源并不是特别深厚的老宅,政府可以投入一定的前期修缮资金,然后开放一些符合古文化保护导向的业态供居民经营,鼓励其“变身”老作坊、老工艺、非遗文化工作室、国学馆等,丰富城市文化旅游业态。

  文化学者余秋雨曾说:“任何文化的生命力都在于创新,而不是怀古。”记者从区旅游局了解到,该局计划在今年举办一场“阿拉话定海”演讲大赛,鼓励市民将家乡有趣的故事讲出来,进而挖掘定海区人文历史底蕴,激发市民对定海古文化的热爱。该局还计划将刘鸿生故居等独具文化特色的古宅融入定海文化连贯景点,做大“定海山”文化旅游品牌。

  “现在的旅游角度来说,外地游客来本地旅游的选择很多,并非几座古宅、几个古井就能够挽留的,可能只能吸引游客驻足一天、半天甚至更短。”翁源昌说,短途旅游产生的经济效益很少,再加上资金和城区规划等问题,都让更彻底的活化利用存在一定难度。如果定海要活化利用古宅、古井等古文化打造旅游景点,也可以着眼于农村。如有海岛区位优势的金塘大鹏岛,整个古村落的生态氛围较为原始,如今大部分岛民已经搬出,老房子、田野、水系都较好地保留了原始面貌,大多数老宅都有两三百年历史;岑港里钓山是省级历史文化名村,且交通方便。这些点如果有大公司投入资金,将其改造成为极具特色的古文化旅游点。农村有很多零散分布的古宅、古井等具有历史参考价值但尚未被评定为文保单位或文保点,户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多有自行拆除的现象发生,对于保护而言实属可惜,如果能够将分布零散的老建筑以整体迁移的办法在大鹏岛或里钓山重建,既可以形成集团式古建筑风景区,又能保护古文物。

  古文化积淀和凝聚着深厚丰富的文化内涵,是反映人类过去生存状态、人类的创造力以及人与环境关系的有力物证,更是城市文明的纪念碑。无法复制的特征又使它们具有不可再生的唯一性特征,同时也赋予它们一种难得的文化价值,这种文化价值可以转化为宝贵的文化资源,对现代城市精神生活产生多方面的积极影响。王和平说,政府应该把古文化元素植入定海花园式国际人文港城建设中,深入挖掘朱葆三、周祥生等名人故居,以及古井、古桥等古建筑的历史,活化利用这些古文化,也让更多人了解古文化,学习众多历史名人身上艰苦奋斗、勇立潮头的精神,进而推进定海花园式国际人文港城建设。

  (今日定海综合)

  记者近日来到位于东管庙弄51号的王家走马楼,整座住宅古朴典雅,气派非凡。王家走马楼是定海古民居的经典之作,2000年5月被市政府列为“市文物保护点”。在定海,像王家走马楼这样的精品老宅、故居共有55处,主要集中在城区柴水弄、书院弄、东管庙弄、中西大街一带,许多已被列入省市区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点和市第一批历史建筑。

返回】 【打印